安全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小伙拾文物上交获500奖金以后若再捡到绝不上交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2:32:00 阅读: 来源:安全绳厂家

相关阅读:老人发现秦俑奖30元很高兴:文物属国家奖励次要

在捡到青铜剑的车间见到同事,25岁的李磊有些尴尬。一个多月前,这位陕西丹凤县的小伙在上班时捡到一柄青铜剑,随后交给文物部门,为此获奖励500元。但他很快因同事的一片议论而陷入纠结,“奖这点钱太寒酸了,不交吧,又犯法”。

与他有同样遭遇的还有陕西洛南县农民雷军政。他在前不久将一把三年前挖出的石斧上交,因而获奖100元。但村里有关他“傻”的议论却让他和家人抬不起头,“我也觉得自己太傻了”。

在“文物属于国家”的法律底线之上,嘲讽文物上交者“傻”的言论着实有待商榷。而以奖金多寡权衡文物上交与否,与文物交易的投机心理似乎并无本质差异。

相关媒体与当事人面对面交流时,他们的表情中充满了上交文物后被舆论所裹挟的纠结与无奈。

上交战国青铜剑

“500元奖励太寒酸了”

李磊捡到的战国青铜剑

李磊讲述,当时就是在这里捣土时发现了埋藏在下面的青铜剑

对话人物

李磊,25岁,陕西省商洛市丹凤县铁峪铺镇寺塬村人,陕西丹凤龙桥水泥厂上料工,青铜剑上交者。李磊坦言,自己已被上交青铜剑后所得的500元奖金伤及自尊,“再捡文物,绝不上交”。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法晚):青铜剑是如何被发现的?

李磊:今年10月27日凌晨夜班时,我在上土料过程中发现一个长长的玩意儿。起初以为是木棍或玩具,就从土里刨出来,放一边继续干活。下班后我把它带回宿舍,同事查了一下,说是青铜剑。我想既然是文物,那就是国家的嘛。

法晚:同事们对这把剑是什么反应?

李磊:起初只有三个人知道,但很快就传开了,都说我发财了,可能不在厂里干了。还有同事出价十万让我卖给他,我坚决不卖。如果卖的话,他很可能就卖给黑市。如果查出来追究我的责任,我不就完了?

法晚:主动上交青铜剑,是基于什么考虑?

李磊:一方面是国家法律的要求。另一方面如果不交,也担心人身受到威胁。所以我在28日就把它交给丹凤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了。

法晚:在上交时,你对奖励有过期许吗?

李磊:当时我想着起码也得给我奖励个两三千元吧。哪知后来给了我500元和一个证书。后来经文物部门建议,厂里也给我奖励了500元。

法晚:你知道网上有关这件事的评价吗?

李磊:评论我没看,有同事告诉我,网友都说我笨,500元还不够买身衣服。同事们也说我傻,如果换成他们,就立马带走文物,不在厂里干了。还有同事劝我去打官司,我说打什么官司,文物本来就是国家的。

法晚:你怎么看自己的行为?

李磊:我觉得不傻。别人怎么说我不在乎。因为我是在尊敬文物,我现在也不后悔,上交文物是对的。

法晚:家人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

李磊:父母妻子也说我笨。他们的意思是,如果当时我拿回去的话,就立即联系人在古玩市场买个假的,如果有人来查,就把假的交上去。我说不行,这是犯罪。

法晚:网友、同事和亲人都这么说你,感到委屈吗?

李磊:他们说我无所谓,就是这500元奖励太寒酸了,把人的自尊心伤了。

法晚:如果下一次再捡到文物,你还会主动上交吗?

李磊:绝对不会再交了,哪怕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上交了。可是不交的话,万一有人举报,警察会来追究法律责任。所以放在家里也不是,上交也不是。

法晚:关于奖金你是否还有所期待?

李磊:现在有时候下班之后,晚上过了12点都睡不着。我就想着多少再补发一些。

“500元奖金是能力所限”

对话人物

姚虎山,丹凤县文广局局长。在他看来,500元奖励已出自办公经费,在有关奖励的界定上,法律还可以更细一些。

法晚:青铜剑属于什么年代的文物?

姚虎山:目前尚未鉴定,只是初步认定出自战国时期。青铜剑现在仍在文化市场执法大队,准备近期向丹凤县博物馆移交。

法晚:对李磊奖励的500元出自哪里?又是如何定下的?

姚虎山:国家对上交文物没有专项资金,这500元是执法大队的办公经费。文物保护法规定,发现文物及时上报,使文物得到保护的,由国家给予精神或物质奖励。但到底该奖多少钱,法律没有规定。之所以奖励500元,则是根据我们的能力考量的。

法晚:作为县级文物部门,是否感觉现行法律稍有滞后?

姚虎山:我们觉得文物保护法还应该再往前走一步。在一些行为的界定上,应该更细一点。是否该奖、该怎么奖、奖励多少,可以通过立法或司法解释,由文物的等级,来界定奖励的力度。

法晚:因为奖金,是否会影响到很多人上交文物的积极性?

姚虎山:这种情况是存在的,但我们不能为此而放弃了法律的底线。对我们来讲,还是加强宣传,提高群众上交文物的意识,同时加强执法力度,对捡到文物不主动上交的,依法处理。

法晚:李磊希望能再补发一些奖励,文物部门是否会对此考虑?

姚虎山:对我们而言,奖励就到此为止了。

对于全村人议论侄子上交文物太傻,雷军政的叔叔雷云生感到很无奈

雷军政上交的西周石斧

上交西周石斧

“后悔了,100块太少”

对话人物

雷军政,40岁,陕西省商洛市洛南县寺坡镇何村村民。雷云生,57岁,洛南县寺坡镇何村村民,雷军政的叔叔。因上交西周石斧,他们被文物部门奖励100元。村民都说他俩傻,这让他们十分后悔。

法晚:石斧是如何发现的?

雷云生:是雷军政在2011年3月耕地拉犁时发现的,在旁边还发现了一些骨片。我跟他说,等半年咱叔侄俩就把它拿到河南电视台的鉴宝节目,让人给鉴定下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因为没钱,后来一直没去。

法晚:如果被认定是文物,是不是就不打算上交了?

雷云生:即便是文物,咱还是不能卖给私人,还要上交国家,但是得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法晚:既然要上交,为什么会把石斧在家里放了4年?

雷军政:刚捡到时,我让邻居给我看过,对方说这是现代的一个玩意儿,不值钱。所以我就一直在家里搁着。有个当地的小贩来买,出300元,我没有卖。我当时也搞不清楚这到底是啥,想让别人给我看一下。后来消息传开了,洛南寺坡镇文化站站长上门来了,看到这个石斧就拿走了。文化站的人打电话把我叫出去,在路边给了我100块钱。

法晚:这件事网上的评论你知道吗?

雷军政:网友评论说傻,就是有点傻,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吧。

法晚:你后悔吗?

雷军政:怎么不后悔,肯定后悔,奖100块太少了吧。

法晚:下次再捡到文物还会不会上交?

雷军政:肯定会交的,文物是属于国家的。

雷云生:只要是文物,就必须交给国家,不能卖给贩子。但这回奖励太少了。

法晚:村里人现在怎么议论这件事?

雷云生:村民们议论很大,全村几百人成天议论这件事,让我们一家子都抬不起头,都说我们一家人脑子有问题呢。就连我在离家四五十里的洛南县灵口镇干活,那里好多人也在说我们笨。像这样的情况,以后捡到文物,谁还会上交?

法晚:面对这样的议论,你回应他们吗?

雷云生:我没法回应,只感觉自己太傻了。雷军政知道许多网友都在议论他,说他脑子不够数。他前几天晚上还给我打电话,说这事情把他气哭了,心情很不好。

对话人物

张小兵,洛南县博物馆馆长。其表示石斧价值有限,如能在第一时间上交,奖金或不止百元。

法晚:这柄石斧属于什么年代?现在存放在哪里?

张小兵:石斧是西周时期的生产工具,目前存放在洛南县博物馆,将来会登记造册,记入国家文物。

法晚:这100元奖金是否出自洛南县博物馆?很多网友都在问,为什么只有100元?

张小兵:这笔钱出自洛南县博物馆。由于发现石斧时没有第一时间上报,其埋藏环境、历史信息都没有了,它仅仅是一件西周时期的生产工具,只能证明那个时代有先人在那里生产生活,其价值是有限的。

法晚:是否可以理解为,如能早点上交,奖励金额可能会多一些?

张小兵:也许还是100元,也许能够多一些,但多一些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法晚:很多网友都在质疑100元奖励是否过少,并且会打击公众发现文物后上交的积极性。

张小兵:目前争议的焦点就是奖励太少,但国家没有统一标准。那么10块钱属物质奖励,50块钱也是物质奖励。如果有一个条例规定应该奖多少钱,文物部门就好操作了,公众也就明白了。

麻纤维价格

防震密封条批发

片基批发

其他组织俱乐部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