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兼并重组变法-【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6:52:40 阅读: 来源:安全绳厂家

兼并重组变法

政府再出重拳,能否使新一轮兼并重组告别拉郎配,打破地方、行业壁垒?

今年9月26日上午,河南省新密市郊区,煤矿老板王志军像往日一样,带领着四个工人下井检查、维修设备。这家年产量20万吨的煤矿目前正在参与郑煤集团的兼并重组。“已经签订了兼并重组协议,正在进行资产评估。”王志军说。

从今年3月份开始,河南省就一直在推进煤炭企业的兼并重组,陆续出台了多项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指导办法。与此同时,来自中央层面的兼并重组政策也在不断完善:9月6日,《国务院关于促进企业兼并重组的意见》(下称《意见》)出台,提出以汽车、钢铁、水泥、机械制造、电解铝、稀土等行业为重点,推动优势企业实施强强联合、跨地区兼并重组、境外并购和投资合作;9月16日,证监会公布《并购重组共性问题审核意见关注要点》。在此大背景下,不仅是河南煤炭行业,全国各行业都有可能再掀兼并重组高潮。

近年来,各行业关于企业兼并重组的指导意见层出不穷,但收效甚微——拉郎配、被兼并企业水土不服等现象不断出现。“以前关于兼并重组的政策意见,主要是从部门、行业的角度出台的,而此次的《意见》是从国家整体层面上对各部门、各行业兼并重组的指导。”国企改制重组专家、上海天强顾问管理公司总经理祝波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一种质疑声音不绝于耳:新一轮的兼并重组,会不会像前几次那样效果不佳?

市场主导

当下,兼并重组已成为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手段,而兼并重组的主导方向成为成败关键。《意见》明确提出,在兼并重组过程中,发挥企业的主体作用,引导和激励企业自愿、自主参与兼并重组,坚持市场化运作,防止拉郎配。

“目前,我国不少行业的突出问题是企业规模小、发展散乱。要解决这一问题,需要政府创造良好条件,更需要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企业兼并重组才能够更加顺畅。”工业和信息化部产业政策司副司长辛仁周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表示。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产业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曾建平认为,这次出台的《意见》与以往兼并重组政策的最大不同点,就是试图打破拉郎配的怪圈,引导企业自由运用市场机制进行兼并重组。“这就像两个人的婚恋,现在提倡恋爱自由、婚姻自由。”

不过,也有人对兼并重组中市场主导原则的落实持审慎态度。我的钢铁网分析师曾节胜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目前钢铁企业的兼并大多是拉郎配式的,按照市场机制运作的很少。他认为,《意见》的导向是好的,在一定程度上考虑到了被整合企业的利益,但还要有配套的实施细则,否则操作性仍不强。行业整合、行业集中度提高,是一个长期过程。

王志军的煤矿被兼并,是在当地政府的推动下进行的。最初他有抵触情绪,“被兼并后,一些眼前的赚钱机会就没有了”。经过与当地政府以及郑煤集团多次接触后,他意识到,“兼并重组是大势所趋,而且在技术和安全生产方面,我们与大企业之间还是有比较大的差距,兼并对于我们企业的发展是非常有利的。”

辛仁周说,一些“宁当鸡头不做凤尾”的企业应转变认识,从长远考虑,根据市场变化、企业及行业发展特点,主动参与兼并重组。

“《意见》对谋求更大发展的企业来讲,多了一个选择。”曾建平说,企业应根据自身需求,借助这个机会,借力发力,把企业做大做强。<<首页12末页>>

利益分配难点

新一轮的兼并重组难点依然不少,特别是跨区域企业重组。

近年来,宝钢重组包钢等跨区域企业重组,鲜见成功案例。曾建平认为,兼并重组最大的难点就在于地方政府之间以及政府各个部门之间的利益分配。他说,跨区域的企业重组涉及财税的分配问题,由于一些被重组企业是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支柱,地方政府不愿放手,使得兼并重组无法顺利推进。

部门间的利益协调也是问题。祝波善说,《意见》附上了在兼并重组过程中各个部门的分工体系,从一个侧面说明各个部门的利益是很难协调的,“这也是目前的制度性障碍”。

《意见》中称,在不违背国家有关政策规定的前提下,地区间可根据企业资产规模和盈利能力,签订企业兼并重组后的财税利益分成协议,妥善解决企业兼并重组后工业增加值等统计数据的归属问题,实现企业兼并重组成果共享。

然而,一些分析人士对该政策的执行效果并不乐观。“这是很不具有操作性的一个规定。市场经济下,如果企业之间自愿兼并重组,地方政府凭什么阻挠人家?地方政府直接参与利益分配的谈判,这是迫于现实的压力。”曾建平如此评价。

跨区域兼并重组,需要打破地方壁垒。辛仁周直言,在一些地方,兼并重组要经过多个审批程序,客观上给企业的跨区域兼并制造了一些困难,限制了外地企业到本地的兼并重组。

民企机会?

在新一轮兼并重组中,民营企业的参与机会、程度如何,也成为各方关注的一个焦点。

《意见》中明确表示,放宽民营资本的市场准入,切实向民营资本开放法律法规禁入的行业和领域,并放宽在股权比例等方面的限制。加快垄断行业改革,鼓励民营资本通过兼并重组等方式进入垄断行业的竞争性业务领域,支持民营资本进入基础设施、公共事业、金融服务和社会事业相关领域。

不过,一些专家并不太看好民营企业通过兼并重组进入垄断行业的机会。“《意见》会起到一定的导向作用,但是制度性的障碍仍然存在,民营资本的问题依然很难解决。”祝波善说:“就像我国虽然制定了《反垄断法》,但同样解决不了垄断行业的改革问题。”

他认为,《意见》的出台反倒可能进一步加强“国进民退”的趋势,特别是在钢铁、水泥等资源型产业,国有企业或将通过兼并重组进一步攻城略地。

祝波善表示,当前,中国的市场经济体制并不完善,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在市场中的地位是不平等的。就算撇开制度性障碍,在资本、规模上并不占优势的民营企业要想进入一些垄断行业,也并非易事。

对此,曾建平有着相似的看法:“一些国有垄断企业的规模已经足够大,民营企业想兼并它恐怕不可能。民营资本进入一些垄断行业的准入门槛已经很高。”

祝波善认为,国家鼓励民营资本进入一些垄断行业,还需要建立起真正的市场机制,使政策落到实处。这样,民营企业才能突破垄断行业前面的“玻璃门”。

在祝波善看来,兼并重组虽然还有不少需要解决的难点,但不管怎么说,《意见》的出台,是一个积极信号。“在兼并重组过程中,企业碰到的大多是制度障碍,《意见》在试图去清除这些障碍。”(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12末页>>

原装台湾火神牌液化气喷枪

嵌入式风机盘管

昆明拓滇防水工程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