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央部门去年三公经费超支

发布时间:2021-02-01 16:20:58 阅读: 来源:安全绳厂家

中央部门去年“三公经费”超支

2013年中央政府部门预算公开昨日启幕,与往年公开持续数日不同,今年各部委选择在一天之内集中公布部门预算。  至昨日截稿时,已有80多家中央部委在其网站上公布了各自的部门预算,由于部分涉及国务院机构改革的部门此次暂不公开预算,意味着此次中央部门预算公开已近尾声。  今年也是中央各部门自2010年以来,连续第四年公开部门预算,部门“三公经费”预算首次与部门预算同步公开。据介绍,2012年,部门“三公经费”预算是7月份随同部门决算一起公开的。  根据财政部官网昨日公布的数据,2013年,中央本级“三公经费”财政拨款预算为79.69亿元,这一数据较2012年的年初预算微降0.15亿元,较2012年的实际执行数减少了1.26亿元。财政部解释,去年中央本级“三公经费”超支1.11亿元,主要是国家邮政局新设省级以下邮政监管机构等特殊事项,增加了部分“三公经费”财政拨款预算。  今年的“三公经费”预算中,公务用车费用依然是大头。按财政部披露的数据,今年的中央本级“三公经费”财政拨款预算中,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为43.99亿元,因公出国(境)费为21.36亿元,公务接待费为14.34亿元。  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北京大学财经法研究中心主任刘剑文认为,“三公经费”的公开是预算公开的突破口,具有重大意义,但推进亦非常艰难。“实际上,公开的目的就是把政府的权力放进制度的笼子里。只有在阳光下‘晒’了以后,民众才能够实行监督,看每一笔支出是否合理、合法。”  多位受访专家认为,作为政府预算中最牵动民众神经的“三公经费”,其公开是政府财政预算公开的突破口,在执行过程中,还需要持续细化编制、扩大公开范围、严控规模,并要建立起问责机制。  “粗线条”的“三公”  目前,中央政府各部门在部门预算中对“三公经费”的着墨并不多。通常有三段文字,指标涉及总预算数、预算执行数(上一年的),与三个分项数据,分别是前后两年的因公出国(境)费、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以及公务接待费。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教授温娇秀指出,目前中央部门“三公经费”预算还是“粗线条”的,同时也要看到,整个财政报告体系也不是非常完备。  温娇秀说,理想的情况是,在完备的财政报告体系下,根本不必把“三公经费”单列出来,因为可以从若干指标中计算出行政体系运行经费的情况,比如购买公车、出国考察等,若再把“三公经费”“拎”出来,反倒是重复劳动了。  “在现有的情况下,(‘三公经费’)公布了比没公布好,是一种进步。”温娇秀说,“在现有体制下,要做得比较好,可能还在于自上而下的决心和变革。如果从下面做起的话,四川巴中白庙乡其实做了一些,每一分钱怎么花它都在网上公布了,还曾引起热议,但全国范围来讲,效仿它的并不是很多。”  也有“例外”。审计署去年“三公经费”执行数比预算数压缩了100多万元,审计署今年将“三公经费”中的每项支出都细化说明,包括公布出国(境)团组数和人数、维护每辆车的成本以及公务接待的具体人数等。  但审计署今年“三公经费”预算2687.06万元的额度,比上年增加了126.06万元,主要增加了公车购置及运行费。  对此,审计署在部门预算中专门进行了解释,称主要与去年未申报购车预算、目前开展业务有用车需求等因素有关。  除了细化说明,刘剑文还强调问责机制。  “问责机制作用在于,对‘三公经费’里面不合理、不合法的地方,要分析原因,因为如果最终没有问责机制、没有法律责任,即便里面有什么不合理也不会受到什么监督。”刘剑文说。  此前的3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全国“两会”答记者问时提出“约法三章”:本届政府任期内,政府性的楼堂馆所一律不得新建,财政供养人员只减不增,公费接待、公费出国、公费购车只减不增。  公务接待费预算  总体压缩4.3%  “严格控制中央部门2013年‘三公经费’预算规模,是今年工作的一个重点。”财政部预算司负责人昨日对新华社记者透露,编制2013年部门预算时,财政部在继续按照零增长原则对中央部门2013年“三公经费”预算严格控制的基础上,将公务接待费预算总体压缩了4.3%。  以财政部为例。关于“三公经费”财政拨款预算,财政部2013年的预算数为4951.02万元,较2012年下降了28.05万元,削减部分全部是公务接待费。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财政部的“三公经费”预算并未花完,只花了4529.94万元。换句话说,2013年的预算数比2012年的实际执行数,仍增加了421.08万元。  存在类似现象的还有科技部的预算。其2013年“三公经费”3936.71万元的预算数较2012年的预算数减少100.01万元,压缩的同样是公务接待费。但2012年科技部“三公经费”预算执行数比预算数少647.21万元,为3389.51万元。这意味着,科技部今年的预算数比去年的执行数增加了500多万。  科技部解释,去年因故未能实施的计划和工作,要推迟至2013年继续执行,此外,部分单位计划于2012年对公务用车进行更新,但因故未执行,推迟至2013年执行。  中国民用航空局今年的“三公经费”预算预算数,同样比去年的实际执行数多出484万元。  也有实现双降的部门。国家物资局2012年“三公经费”预算执行数为2942.25万元,比同年预算数少85.86万元,2013年预算数为2676.89万元,在去年执行数的基础上再度压低。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胡怡健认为,公开“三公经费”,在具体执行中受到政府部门的重视,这对制约“三公经费”的增长起到了作用。他认为,下一步需要关注内容的细化程度,“比如公务用车方面,是否还能有具体内容:买了什么车?车子是什么价格?到底多少人配多少车?(这些)现在还看不出来。”  财政信息报告体制待完善  对于预算公开,外界期望细化的项目不光是“三公经费”。  针对2012年部门预算公开时社会比较关注的住房保障支出等问题,今年中央部门作了较为详细的解释说明。此外,去年各部门公开的内容中只反映了政府性基金支出情况,今年专门增加公开了政府性基金收入情况,公开的内容更加全面。  今年中央部门预算公开的类别内容也更加详细,在2012年各部门将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和就业、农林水事务、住房保障支出5个类级科目支出细化公开到项级科目基础上,今年进一步扩展到科学技术、文化体育与传媒两个类级科目。  “这些都还是功能分类。”温娇秀说,“当然对总预算来说,功能分类肯定非常必要,但这个分类做好后,能否考虑有关经济性质的分类?”  她解释,不同的部门拥有的功能是一定的,比如教育部门不会去履行与教育相去甚远的功能。所谓经济性质分类,比如,支出中含多少基本支出、项目支出,基本支出中有多少用于人员经费,又有多少用于购买商品和服务。  “如果都具体到某一个事项的话,这样才算透明度比较高的状态。”温娇秀说,“当具体到部门预算,这种经济性质的分类显得非常重要,只有这样才能判断部门支出是否合理,是否有效。”  刘剑文认为,在政府财政透明度不断加强的过程里,仍需要持续细化编制、严控规模。  在体制层面,温娇秀称,中国需要建立比较完整的财政信息报告体制。具体而言,她认为有三点。一是,政府总预算要公布哪些信息、通过哪些表格体现。二是,目前的体制更侧重于收支的流量,关于资产负债这些存量方面的信息,透明度仍非常低。三是与信息分类有关,除了功能分类、经济性质分类这些总的分类,还要公布明细方面的信息。  此前的4月12日,李克强曾邀请10位经济专家和企业负责人到中南海,参加新一届政府首次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负责人座谈会。会上,有学者对中国的税制改革提出建议,李克强当时在肯定大方向的同时提醒说:“目前,我们要先推动预算改革,树立公信力,再谈进一步推动其他方面的改革问题。”

甘肃特岗教师考试历年真题

白银西部计划考试

甘肃国家公务员考试内容

甘肃省事业单位考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