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农民之间的差距为什么这么大宝兴列当

发布时间:2020-11-04 08:53:36 阅读: 来源:安全绳厂家

农民之间的差距为什么这么大

人民日报

全国讯:8口之家,年收入超过30万元,规模化种地、多种经营、相信并敢于尝试新型农业技术成为致富主因

刘淑侠是黑龙江省望奎县火箭乡正兰四村的村支书,也是周边村屯里的知名人物。干练的短发、整洁的衣服和一部响铃不断的手机,是她给人的第一印象。她和丈夫靠着科学种田和经营粮食生意,成了正兰四村良种场屯的“首富”。

“火箭乡”和航天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这里只有大片大片耕地和淳朴勤劳的农民。火箭乡所在的望奎县,地处松嫩平原腹地,土地面积2314平方公里,其中,耕地266万亩。50万人口中近80%是农业人口,是黑龙江省“十弱县”、省级扶贫开发重点县和国家确定的小兴安岭南麓特困片区县。

和村里其他人家一样,上世纪90年代以前,刘淑侠家的日子很清苦。“结婚的时候,我家有5位老人要赡养,公公婆婆、爷爷奶奶和老爷爷,压力很大。”

后来,刘淑侠的丈夫开始经营粮食生意。“从铁力、绥棱收苞米,卖到吉林、辽宁,好的时候半个月能挣两三万元。”刘淑侠说,玉米是制作味精的主要原料,吉林一家大型味精厂对玉米的需求量很大,因此她家的生意也越做越大,每年外发的粮食达1.5万吨,最远的发到山东省。

除了经营粮食生意,种地是刘淑侠家的另一大收入来源。刘淑侠是1980年毕业的老高中生,头脑活络。她和丈夫不仅自家带头搞科学种田,还把经验传授给村民。当地村民告诉记者,她家每年都拿出几亩地来自己做试验,尝试新品种、新技术,一年示范5—6个新品种,然后大面积推广。

“望奎县主要种玉米,还有甜菜、万寿菊和香瓜,我家自己有35亩地,有亲戚和邻居去外地打工,我把他们的地也租来种。”刘淑侠说,按照400元/亩的价格,她家租赁土地的面积20多垧。

刘淑侠说,外出打工是当地农民的一大收入来源,屯里100户人中,年收入超过10万元的有近40户。通过土地流转,这些外出打工人家的地可以交给种田大户集约经营。刘淑侠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年景好的时候,每年种地的收入有10多万元,加上搞粮食生意的收入,她家8口人的年收入能有30多万元,人均年收入约4万元,而当地人均年收入只有8000多元。

为啥她家收入比其他农户高?刘淑侠总结,任劳任怨,头脑好、跟得上形势,相信并敢于尝试新型农业技术。

“就拿县里一直推广的‘玉米大垄双行’栽培技术来说,以往是66厘米的垄种一行,现在是1米的垄种两行,三根垄就多种出一根垄来,一垧地以前种6万棵玉米,现在能种到7.5万棵。大垄的行距有60厘米,通风效果还好”刘淑侠说起农业技术就有些激动,“你就用笨招儿想,把大垄双行种好了,肯定是高产,以往最好的年头儿一亩地打1200斤,现在随便就能到1500斤。”

“敢尝鲜”的刘淑侠先后承担了郑单958新品种的适应性观察试验以及一些适合当地种植的新品种的对比试验,为当地合理选种提供了翔实的数据。

2008年,刘淑侠当选村支书,这让她有更多的机会接触新技术,掌握新政策,跟上新形势。她从县里请来技术员对村民进行蔬菜、香瓜栽培及各种养殖技术方面的培训,自筹资金承包150亩地,全部种上瓜菜,经过科学管理,当年总经济效益6万元。正兰四村也因此成了望奎县第一个无公害瓜菜生产基地。

收入较低的农户中,除少数有地不好好种之外,多数都是因为家里有病人,无法外出务工赚钱

今年52岁的李运波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是刘淑侠的邻居。虽然两家院子相隔不过20米,但李运波的家显得有些破旧和凌乱。

“媳妇有精神病,还得了脑梗,头两天刚住了7天医院,花了7600元。”李运波的衣服和双手沾满灰尘,头发也没梳,他既要承担家务,也要照顾患病的妻子。

据村民们说,李运波的妻子有家族精神病史,结婚的时候还很健康,45岁那年突然发病,“以前他媳妇忙里忙外也是一把好手,家里的日子过得也很不错。”

由于李运波的妻子无法生育,领养的女儿不久前远嫁到大庆。“女儿女婿也都是给人打工,没有多余的钱补贴家里。”李运波说。

李运波告诉记者,他家有12亩地,一年靠种地能有6000多元的收入,院子里养了2头母猪,每年卖猪仔儿能收入3000多元。

“媳妇的病离不开人,为了照顾她我也没法外出打工,只能帮周围屯子里的人铲铲地,装苞米、打点零工,一年混个3000多元。”李运波的妻子在单独的一间屋子里吃过药,刚刚睡去。

李运波一年的收入不过1.5万元,其中还包括各级党委、政府逢年过节“送温暖”的救助补贴。今年春节,他家收到乡里、县里送来的一袋米、一袋面、10斤豆油、10斤猪肉和500元钱。

最让李运波头疼的还是妻子的病。“新农合有些药是没办法报销的,7000多元的费用能报销1000多元就不错了。本打算让媳妇住院治疗,可是我根本负担不起,前些年去北安市看病,一个月花了8000多元!”李运波说,要是妻子没有病,他外出打工一年赚2万元“跟玩儿似的”。

“温饱没问题,顿顿都可以大米白面,但是也就是年吃年用,家里没有存款,全靠大家帮忙。”李运波家的院子带有一个小菜园,占地600平方米,院子里种的白菜、土豆基本可以解决他和妻子的吃菜问题。

“我家就是他家的‘银行’,媳妇看病急用1000元,我不借给他,叫他咋办,都是乡里乡亲的。”刘淑侠说,李运波家是“因病致贫”的典型,全村像他家这样的还有四五户,“当然也有身板儿挺好就是不干活的。家里穷得叮当响,有地不好好种,有时间就去钓鱼,乐乐呵呵地在河边儿熬鱼吃,县里发的扶贫款照领,村民们也提出过意见”。

缩小收入差距,除依靠政策外,发展合作经营也很重要。农民的抗风险能力依然较低,资金、社会保障等条件不可或缺

“以前,思想不解放,从农民手里收粮卖到粮库不敢说是收的,只能说是‘种牛具’(利用牛马等大牲畜替农户耕种,秋后以粮食作为劳动报酬)得来的。”精明能干的刘淑侠通过多年的经营,积累了丰厚的家底:占地面积1万多平方米的粮食烘干厂、占地面积7000平方米的粮食储存场和一台用于深翻耕地的1008型大型农机。

尽管种粮食的效益实实在在,刘淑侠已经开始盘算着利用自己家的房子开办一家特色餐饮。“笨鸡蛋、萝卜干、冻白菜、苞米茬子在我们这里很常见,在城里是绿色食品,一桌能卖到2000多元,成本只有几百元。”刘淑侠春节前为了考察市场,专门跑了一趟大庆和黑河。

李运波则没有什么新打算,生病的妻子仍是他最大的牵挂。“年纪没到,还不能去敬老院,只能还是在家养养猪,帮别人打点零工。”

望奎县扶贫办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望奎县2011年着重解决贫困群众生产生活中最突出的行路难、就医难、饮水难、看电视难、畜牧防疫难等问题,已完成五个批次69个贫困村的整村推进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实施了农业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社会公益事业等三大类25个项目。

作为一名村支书,刘淑侠认为缩小收入差距,从根本上还是要靠政策的不断完善。“望奎县是内陆县,交通闭塞,只有望奎至四方台、至海伦两条三级公路和绥化至安达一条二级公路,没有国道,不通铁路。省道路也不好走,大车小车车流不断,非常拥挤。”

刘淑侠觉得发展合作社开展规模经营也很重要。其中,品牌、资金、社会保障这三项尤其重要。“合作社要有自己的品牌,产品卖得价格就不一样。粮食生产是小本经营,农民手里基本没有闲钱,只能靠贷款。现在,信用社的贷款门槛虽然降低了,但都是1分2的利息,一旦赔钱,农民很难承受这个风险。”

2008年,刘淑侠曾经带着合作社的农民种了几十垧地的谷子,原打算打出绿色食品的品牌。“绿色小米可以卖到一斤40元,谁也没想到待成不成的时候,来了一场风,损失惨重,来年再说啥农民也不肯种谷子了。”

刘淑侠家的粮食生意同样没有从银行贷款,全靠自身的滚动发展。“利息太高,一旦亏钱,就白忙活了,相当于给银行打工,还是保守一点的好。”

经营|传授

卓易彩票官方版

六合助手App

风流霸业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