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她是一个喜剧演员却让所有女人都哭了陈冠希

发布时间:2020-10-18 15:59:51 阅读: 来源:安全绳厂家

有些人一直搞不懂实岁和虚岁怎么算。

香玉教你一个非常简单的方法:

实岁从出生的那一刻算起;

虚岁从怀孕的那一刻算起。

按照虚岁算,生命从怀孕那一刻开始。

那,堕胎是杀人吗?

今天,香玉就来推荐一部关于堕胎的新片——

24 周

24 Wochen

本片获得了第 66 届柏林电影节最佳影片提名。

据说在柏林展映的时候,把全场女性都看哭了。

光看片名,大家可能已经猜到,在堕胎前,腹中胎儿已经存活了 24 周。

也就是 6 个月。

此时胎儿有可能已经离开母腹存活,要是堕胎,就需要先给孩子打针,使其停止心跳。

这无异于杀人。

但对于本片女主角洛伦茨来说,又要另当别论。

她是一名成功的喜剧脱口秀演员,在德国家喻户晓。

这是她第二个孩子,在孕期 24 周时,却被医生告知,腹中胎儿患有唐氏综合症。

又称先天愚型或 Down 综合征。

出生的孩子有明显的智力落后,生长发育障碍和多发畸形。

听到这个消息,洛伦茨和丈夫感到十分崩溃。

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夫妻俩还是决心把孩子生下来。

因为胎儿已经六个月了,初具人形,他们没办法扼杀这个生命。

聚会上,夫妻俩向亲人朋友们宣布了这个决定。

大部分都很错愕,连他们的女儿也无法理解。

他们带女儿去唐氏综合症患者中心,女儿看到那些孩子,颇感害怕。

洛伦茨的母亲也一度怀疑,女儿和女婿是否能够承受这一切。

虽然不被周遭支持,但这对夫妻还是鼓足了勇气面对。

可是祸不单行。

再次孕检的时候,医生告诉他们,孩子的心脏也有问题。

一出生就要做心脏手术,并且无法根治。

丈夫承受不住,偷偷背着妻子哭泣。

在经历无数次心理煎熬之后,洛伦茨决定,接受晚期堕胎手术。

但是丈夫却无法接受。

然而法律规定,决定权在母亲这里。

为此,夫妻俩爆发了多次吵架。

这个还未出生的孩子,将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搅的动荡不安。

导演通过对洛伦茨的多次特写,让观众看到了这位母亲复杂的心情。

彷徨,焦虑,怀疑,害怕……

在这里,香玉不得不提饰演洛伦茨的女演员,尤利娅 · 延奇。

她曾凭借《希望与反抗》获得了第 55 届柏林电影节影后。

在《希望与反抗》中,她饰演德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女性之一,索菲 · 朔尔,年仅 22 岁就被纳粹逮捕并斩首。

尤利娅 · 延奇将这名传奇女性的镇静和不屈服,拿捏的十分到位,令人惊叹。

在本片中,她同样贡献了自己卓越的演技。

无论在堕胎之前,洛伦茨所经历的艰辛的心路历程;

还是在手术台上时,撕心裂肺的挣扎和痛哭;

又或是在堕胎之后,情绪上的低落和内心的愧疚。

每一个表演,都扎痛人心。

这也是为什么会看哭柏林现场观众的原因。

因为太真实,太有代入感。

让人不得不去思考,如果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会怎么办。

作为父母,我们有没有权利决定胎儿的生死。

相信很多人面对这种情况,都会做出和洛伦茨一样的选择。

因为把先天有重大缺陷的孩子生下来,对孩子,对父母,都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

这无关乎法律,也无关乎道德。

在德国法律上,发生这种情况,父母到生产前都有权利选择堕胎。

在道德上,没有任何一种道德,有权让两代人承担这种不幸。

本片之所以震撼人心,并没有纠结于堕胎的错与对,而是着重刻画了洛伦茨在这段时间的焦虑、痛苦和成长。

舞台上,她是令人瞩目的明星,讲的脱口秀句句能让观众捧腹。

而在舞台下,她是受伤的女人,正经历着人生中的两难。

当她最后决定堕胎的时候,丈夫并不同意。

所以她一个人开车前往医院,并在医院里度过了孤独而艰难的一夜。

她之前为了腹中孩子,一直克制着自己的烟瘾。

哪怕演出压力再大,也只是将一根烟嘬在嘴上,不会点燃。

但在医院的那一夜,她怎么也无法入睡,独自在阳台上抽起了烟。

但刚刚吸了两口,就马上丢掉,并大声对着夜空吼叫了起来。

她就要打掉这个孩子了,可是她已经给孩子起好了名字。

尽管没有出生,但她能感受到孩子每天都在活动。

甚至能感受到孩子的双手,双脚……

时不时穿插影片中母体胎儿的真实影像,就是为了告诉我们,这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

洛伦茨多么渴望这个孩子能来到这个世界上。

正是这份渴望,让她对堕胎的决定,更为煎熬。

同为堕胎片,香玉之前还推荐过获得了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的《四月三周两天》。

导演蒙吉用这部电影,直视了堕胎本身的血腥和冰冷。

但本片的女导演,安娜 · 左拉 · 贝哈赫德,更关注的是个体的真实内心。

特别是女性的内在表达。

比如,她上一部作品《两个母亲》,关注的是一对女同夫妻。

想要通过人工授精的方式生育孩子,最终却因种种原因而失败。

《24 周》关注的是不得以选择堕胎的女性。

这两部电影都充满了无奈。

相比男性,女性似乎要承受更多的委屈。

无论生育还是堕胎,要承担更多的代价。

对自身身体造成的伤害,对两性关系引起的隔阂,对逝去孩子的长久缅怀。

再回到文章最初的那个问题,

堕胎是杀人吗?

如果像洛伦茨这种情况,生下来都是受罪,那我情愿血染双手。

有人会反驳,身残志坚的名人有的是。

那你一定没看到,其中 99% 的人一生都活在痛苦中。

堕胎,一个人受罪;

生下来,一家人受罪。

又能怎么选。

猪场废水处理设备

学术期刊征稿

国际厨卫展

防静电地板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