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这不仅仅是一个谬论

发布时间:2020-07-13 19:17:53 阅读: 来源:安全绳厂家

近日,日本共同社发布了这么一条报道:黑龙江哈尔滨市方正县政府在当地的“中日友好园林”内树立了一座刻有部分日本“满洲开拓团”去世者姓名的石碑,政府称立碑的目的是为了真实反映历史,体现中华民族的胸襟,提醒后人热爱和平。随后,该消息在微博间被疯传,其用意更是被网友们解读为“为了GDP,讨好日本人,而不惜摇尾乞怜”;再随后,国内媒体跟上,对该事件做了大量或正面或负面的报道……

方正县所言的“和平、民族胸襟”这样宏大的历史高度,显然太虚太假,小小的一块纪念碑根本无法承载起勃兰特在波兰犹太人碑前下跪所包含的意义;至于其是否是为了招商引资而讨好日商,我们也姑且不论。对于一个基层政府而言,如果纯粹是为了GDP,为了短期效益,为了官员自身前途,而“无所不用其极”,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在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上浪费太多口水了。

问题是,方正县的所作与所为本身就是一个谬论。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在这个唯GDP是论的年代,我们听说过各级政府使出十八般武艺,把古人的庙宇、故居、陵墓等圈起来,当做所谓的景点热卖门票;也听说过为死人建造雕像、“打造”文化品牌等惯用伎俩,可是,为日军立碑,倒是第一次听说过。这里,要解释一点的是,开拓团并不等同于侵略日军,把方正县的行为“订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也确有点言过。但是,一个本来逝去半个多世纪、且逐渐被后世遗忘的群落,又把他们翻出来,新瓶装旧酒,而且还贴上“民族、和平、人道主义”的标签,这一本身就荒诞、违背逻辑的行为,是否又显得太过矫情呢?

开拓团没有像残暴的侵略者那样犯下滔天罪行,这是一个事实;同时,开拓团也并没有为所谓的“大东亚共荣”留下什么值得铭记的功绩,这也是一个事实。说白了,“开拓团”作为特殊历史背景下的“移民潮”,他们也只是一群过客,为他们树碑立牌坊,与民族情怀无关,与中华胸襟无关。而且,方正县那70万元的工本费花的实在不值(虽然与一些地方政府动辄数千万上亿的献礼工程、历史性工程相比九牛一毛),如果纯粹是为了让开拓团后裔们“认祖归宗”,而“曲线救国”地招商引资,那就更没一点意义了,还不如修块碑纪念汶川地震中的那些日本救援队呢。靠讨好别人而求得的施舍,就如同嗟来之食,不仅食之有愧,而且那种“恩赐”随时都会不翼而飞。

在中国,凡是与日军,凡是与侵华,凡是与中日历史相关的任何话题任何皮毛,都能挑动国人警惕的神经,都能动不动提升到民族的高度上。这是历史性经验,中国人在这方面已经完全草木皆兵了。所有的借口其实都不是借口,历史只是死人的历史,如果我们放不开,那是因为我们积郁的仇恨太多;如果我们太过神经质,那则是因为我们太过自卑。

所以说,当“方正县政府为开拓团立碑”与“为了GDP而放弃尊严摇尾乞怜”这两种言论产生激情碰撞的时候,我更宁愿它们只是两个相对对立的事件。广大怀有爱国之志的同胞们,我理解你们为何会如此愤慨,但别再揪着事件本身不放,行么?

方正县的地方政府们,对于你们来说,提高GDP也许真的很重要,可如果你们刻意要在这件与历史、与民族尊严无关的事件上寻求“亮点”,寻求生财之道,那就不仅仅是在延续一个谬论了。我宁愿相信你们像建老子像、建柳宗元广场、建诸葛亮祠堂的那些官员一样无知、一样急功近利,也不愿你们在这件敏感的事件上挑逗公众情绪。

历史永远是历史,它容不得任何牵强附会的嫁接,但愿“中国式碑剧”这样滑稽、荒谬的闹剧早日收场。(文:李立勋)

南阳工作服订制

龙岩工作服制作

龙岩职业装定制

肇东西服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