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还有多少贴牌式猫腻

发布时间:2020-07-13 16:25:04 阅读: 来源:安全绳厂家

网上舆情要览:一些地方就已经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完成甚至超额完成了保障房的建设任务,“效率”之高,令人惊叹。但在惊叹之余,却又不能不让人担忧,毕竟,对于擅长搞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某些地方政府来说,惊人的速度背后一定有“猫腻”。

从各地不时曝出的工程质量问题,到骗租、骗购的分配不公,再到贴牌“凑数”完成任务,保障房这项惠民政策,在有的地方执行过程中已是大打折扣。如何挤干保障房中的“水分”,在拉动内需的同时,又能为低收入住房困难群体带来住房基本保障,需要法律、制度作出及时回应。

新闻背景:

去年,开建1000万套保障房的任务被层层分解,其中,武汉分到11.8万套的任务量。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在武汉,已建成十多年的学生公寓,被钉上了“公租房”的牌子,并称去年开建。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一些地方保障房建设进程缓慢,并存在以旧充新,以企事业单位宿舍楼充当保障房等情况。渣打银行的一份调研报告认为,国内真正新建保障房不足三成。(9日《新京报》)

媒体论道:

别让“贴牌”保障房损伤政策公信力

坊间曾有戏言:“保障房不够,职工楼凑数”,大抵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当然,若要追究起来,保障房“凑数”之举并不是武汉首创。早在去年5月,就有媒体披露说,为“充数”完成当年保障房建设任务,河南、江苏等地将之前在建的教师宿舍、企业员工宿舍等统统纳入保障房房源,结果虽然保障房任务能够完成,但实际的保障房新增量并未明显增加。如此弄虚作假的做法,只能说是应付了上面下达的任务,却寒了下面期待的民心。

究竟有多少保障房是通过这样“贴牌”而来?渣打银行在对8座国内二、三线城市的30家房地产商调研后认为,保障房建设不足30%真正属于新建,这也意味着有为数众多的保障房是将旧有的房源转换而成,比如说很多地方将企业工厂、大学宿舍、新城开发,甚至政府部门新建机关宿舍都被归类为保障房。

武汉东湖高新区规划局一名赵姓负责人称,“我们以筹集为主,建设为辅”,该区60%以上的保障房都是“筹集”而来,这似乎也印证了渣打银行的调查结论。只要一“贴牌”,职工宿舍、居民出租房即可摇身一变为保障房,有了这种瞒天过海的手段,甭说一年1000万套的任务,就是3600万套的“五年规划”也不在话下。也正是基于此,去年11月,武汉相关部门才有足够的“底气”宣称,“保障性安居工程目标101.98%圆满完成”。

问题是这些“贴牌”房能称得上保障房吗?一般而言,保障房包括三类:一类是棚户区改造和拆迁房,另一类为可销售的经适房、两限房,还有一类为可租赁的廉租房、公租房。在国家规定的2011年新开建保障房目标任务中,涵盖的基本也都是这几种类型。但由于缺乏一个明确的规定,各地在定义保障房时也是五花八门,“贴牌”筹集保障房便成了很多地方变通完成任务的把戏。但不管如何定义保障房,已建成的教师宿舍、学生宿舍、职工宿舍再怎么贴牌,也不能算是保障房,以上地方“滥竽充数”的做法显然是违规之举。

令人费解的是,保障房开工“掺水”,相关部门早已耳闻。如住建部去年底就派出督查组,对保障房开工率造假进行摸底调研,然而结果如何,却不见下文。更让人惊讶的是,中央一再强调建1000万套保障房是“硬任务”,地方也与中央签订了保障房的“军令状”,可是仍有不少地方打起了歪主意,欺上骗下,这无疑是在透支政府公信力。很难想象,在保障房这样重大的民生上都大玩猫腻,在平时的工作中又怎能为民着想?

从各地不时曝出的工程质量问题,到骗租、骗购的分配不公,再到贴牌“凑数”完成任务,保障房这项惠民政策,在有的地方执行过程中已是大打折扣。如何挤干保障房中的“水分”,在拉动内需的同时,又能为低收入住房困难群体带来住房基本保障,需要法律、制度作出及时回应。(广州日报)

巴彦淖尔工服定制

长沙西装设计

酒泉制作工作服

荆州制作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