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白云山重点布局红罐王老吉同兴诉状或只为探底【39中华】

发布时间:2021-01-14 17:05:53 阅读: 来源:安全绳厂家

白云山重点布局红罐王老吉同兴诉状或只为探底

【灌装与标识】王老吉药业业绩在2008年达到1.7亿顶峰后便开始出现下滑,其中2013年仅6646万元净利,同比下滑55.5%。

2014年6月19日凌晨,如果巴萨迷们正在锁定西班牙那场倒霉的出局赛,那么斗牛士军团真的需要用一罐凉茶来抚慰自己灼痛的心。或许你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加多宝,还是王老吉?红罐,还是绿盒?但你没有想到,王老吉竟然要同西班牙一起消失在这个炎炎夏季里。后者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前者,当然还有许多扑朔迷离的故事要讲。

从商标权之争,到贿赂门事件,“王老吉”从没像它生产的凉茶那样让人降火。2014年6月12日来自同兴药业的诉状,又让它再度躁动起来。这场窝里斗,究竟谁出局?谁留下?还是最后0-0握手言和?

同兴诉讼或为“声势”

2005年2月,由王健仪控制的香港同兴药业斥资1.68亿元与广药白云山合资设立起广州王老吉药业有限公司(简称王老吉药业)。利用增资扩股的形式,广药与同兴药业各自持股48.05%,剩下的不到3.9%属于刘炳钊、曹凤英等1183名自然人股东,经营期限为10年。

2012年,遵循董事长三年轮换的制度,同兴药业派出王健仪出任王老吉药业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

2014年6月11日,王老吉药业发出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通知,邀请王健仪出席,共商下一个十年。

2014年6月12日,同兴药业向广州人民中级法院提出诉状,试图依据183条法律规定:应公司经营状况出现不可调和的矛盾,解散合资公司——王老吉药业。

2014年6月26日,王老吉药业的临时股东大会将在这一天召开,会议事项为《关于自然人股东先行预分红》和《关于签订新的十年合资经营王老吉药业合同》,同兴药业回应称愿意参加。

事件发酵至此,双方都已到了骑虎难下的境地。据一位券商医药研究员给出的信息,“白云山的股价从6月16日起,呈现的小幅下跌趋势,股价徘徊在25.58元—24.16元之间,或与此次事件有关。但该事件沉淀之后,投资者应该能比较冷静的权衡出事件带来的利弊,预计白云山的股价仍会保持稳定。”

令人疑惑的是,广药与同兴上一个十年的约定到2015年2月就正式结束,同兴何苦在这个时候提出诉讼?

为此,理财周报(微信公众号money-week)记者采访了业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他表示,如果走完这个上诉流程,最快需要花2个月的时间。由立案,调查取证,开庭,估计9月才能有眉目。至少,到目前为止,白云山还未接到法院的函件,证明法院还未正式启动受理此案。

“尽管法律上确实存在同兴所提出的《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的条款,但需要给出有力的说法才能定夺,这将会耗费不少时间。如果各执一词,又无法给出凿实的证据,同兴药业并不占优势。”上述律师继续分析。

那就意味着,两家公司的合约已经逼近自动失效期了。难道,同兴连3个月都等不及?据接近王老吉的内部人士分析,同兴的这一举动,看似求退,实则为进。

同兴药业与白云山携手的初衷,旨在实现“王老吉”品牌的“天下大同”。王健仪曾公开表示,希望将内地包括海外所有的29个王老吉商标权收回。而内地王老吉的纠纷早在民国时期就已经对簿公堂。

事实上,白云山确实允诺了有偿转让内地“王老吉”商标给予王老吉药业。当时的承诺期限是2012年,也就是王健仪步入操控期的那一年。是巧合还是同兴的预谋?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广药白云山并没有兑现承诺。

“这确实惹恼了同兴。所以,在续签合约之前,他们需要表明自己的立场和态度。以便在签约时争取到有利的地位。”上述人士继续透露。

红罐业绩远超绿盒

为了理清更多事实,理财周报记者试图致电白云山董秘陈静,但对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正值召开股东大会的敏感时期,白云山方面的一举一动都将会掀起热议。

2013年,白云山的凉茶销售业绩低于预期,全年凉茶业务实现收入85.6亿元,其中红罐的收入达64亿,绿盒约21.5亿元,其中下半年实现收入37.8亿元,红罐占29.5亿元,绿盒仅8.3亿元。很明显红罐的业绩要远超绿盒。

目前,王老吉红罐由白云山的子公司——王老吉大健康产业公司(简称“王老吉大健康”)独立生产经营。白云山收回的不仅仅是红罐经营权,更是在布局一个大健康产业领域。2013年,王老吉大健康营收同比增长约274%,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632%至2.27亿元。它也是2013年度唯一对母公司净利润影响超过10%的公司。

广药在此次事件中,回应称自从收回红罐王老吉经营权之后,同兴药业从2012年开始持续干扰王老吉药业的经营,导致董事会无法正常运作。

如果事情属实,那么同兴的做法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整个2013年度,红罐王老吉先后在四川雅安、梅州大埔、河南新乡投资建立了生产基地,并建立了王老吉博物馆,王老吉文化研究院。一系列举措提升了红罐王老吉的市场铺货率。而那句“怕上火,就喝正宗王老吉”也打着红罐的品牌。

这样一来,绿盒王老吉的销售空间自然被剥夺,同兴药业的利益也自然跟着被削减。并且,白云山已经在多份公告中提出,将会扩大投资大健康产业领域。

从财务数据上看,王老吉药业近几年来的净利润规模的确在递减,2007年-2013年,王老吉药业的净利润分别为11053.6万、17258.4万、16400.9万、10515.5万、14233.8万、14934.5万、6646万,其中2013年同比下滑55.5%。

如果是这样,那广药声称的王健仪替同业竞争对手站台做宣传,干扰公司正常运作的事件,看来是同兴被逼急之后的选择。但通过加多宝来实现对白云山的施压,恐怕王健仪有些失算。因为如果王老吉药业真的解散了,同兴能带走什么呢?既捞不到利益,又捞不到内地王老吉的商标权,红绿王老吉的经营权都握在白云山手里。

广药白云山期待回购

这一事件,看起来广药是被动方,实则掌握了主动权。

在对外发布的声明中,广药白云山表示,十年前在合同里双方已经就有续约的条件、内容和一方不续约的解决途径等有相关约定,同兴如果不续约,将会按照合同约定和公司章程进行操作。

哈尔滨治疗牛皮癣医院

中科甲状腺病医院

上海江城治皮炎多少钱

相关阅读